av软件

“郭大爷啊,您说的可真轻松……”正好老鸨子凤姨过来送酒,就直接一屁股坐在了旁边,亲自倒

了一杯酒递过去,“你以为那是随便抖抖的吗?那要抖得好看,还要抖得男人心里痒痒,可是很难的…

…那边也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些金发碧眼的番外女人来,跟咱们长的都不一样,你是没见着啊,那屁股

个个都是又大又圆,那胸脯子就跟小山似的……”说着往前一探身子,“要是这样跟你说话,那胸脯子

都能戳到你脸上去……”

“妈妈,说的那么玄乎啊?”郭油瓶顿时露出了好奇的目光,甚至还猥琐的添了一下嘴唇,“手感

肯定好……”

凤姨顿时惊觉好像说错了,急忙嘿嘿一笑:“唉吆郭爷啊,我就那么一说,可不就是玄乎吗?”然

后起身,“赶紧的,菊香兰香荷香,好好伺候郭爷喝酒……”

“不是,妈妈啊,让你说的,我这心啊……都痒痒了……”郭油瓶顿时猥琐的搓搓手,然后伸手在

菊香的胸口使劲的揉搓了一下,“今儿就想去试试那小山似的胸脯子到底是个什么感觉……”

“别啊……”凤姨一听顿时慌了,今晚那边表演,所以这边的客人不仅少,而且都是些没钱的,好

草帽女孩的夏天

不容易来个大头,怎么能放走啊?急忙伸手按在了郭兴的肩膀上,“那姑娘们该多难过啊?你看看一会

今晚的过夜费就不收了,成吗?”她都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嘴巴。

“爷又不差钱……”郭油瓶却摇摇头,然后挨个的捏了一下三个姑娘的屁股,然后又掏出三张银票

递过去,“今晚就当大家休息一下,爷去那边摸摸那小山一样的胸脯子,拍拍那西瓜一样的屁股……明

儿再来看你们……”说着起身就走。

“郭爷……”凤姨带着几个姑娘一直追到了大门口,眼看着郭兴急匆匆的朝着隔壁跑去,这才叹口

气回去了,但是却都有些埋怨凤姨。

“妈妈,你怎么能将那边的那些番女说的那么好?”菊香一跺脚,“还跟咱们活路吗?”

“就是啊……”荷香也叹口气,“要是以后隔壁天天表演啊,我看咱们这里也就该关门大吉了……

“行了,都少说两句吧。”兰香急忙打圆场,“妈妈也不想的……马上,含香姐姐就要弹琴了,就

算有一个客人怎么也得撑下去不是?”

凤姨叹口气,她都跟主子报告了好多天了,怎么就还没过来看看这里的情况啊?再这么下去,真的

要是倒闭了,那她估计也就该被主子厌弃了……

郭油瓶到了飞燕楼门口转了一圈之后,并没有进去,而是闪身进了旁边的胡同里,然后绕回了自己

的马车上。

“油瓶哥,这样的地方真不是人来的……”毛青林呼了一口气,“这几天,里面的香粉味都快熏死

我了……”

毛青山忍不住笑了一下,其实他也有同感,不过他更心痛银子,那么一出手就是好几百两,也太烧

钱了……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郭油瓶忍不住鄙视了对方一下,“行了,你们先等等,我过去撒泡尿

拉泡屎……”

毛青山毛青林点点头,爬进马车里等着。

郭油瓶则跑到了远处的一棵大树旁痛快的撒了一泡尿,然后又挪到树后去蹲了下来准备拉屎,刚酝

酿了一下准备使劲的时候,忽然就看见对面走过来一个黑衣人,没多会就从对面的胡同里又出来一个人

,不过这个人却是穿着便服的,但是一见那黑衣人急忙单膝跪地行礼。

郭油瓶顿时忘记拉屎了,并且尽量的屏住呼吸,他知道,这些人说不定就是什么武林高手,那呼吸

重了都能被发现了,而被发现的人一般都是死路的多,所以,为了不死他现在也是一动不敢动。

“见过殿下。”便服男子给黑衣男子行礼。

“你隐藏了这些年,帮着大燕做了不少的事情……”黑衣男子抬抬手,“现在,还有几件事情需要

你去做……”

“请殿下吩咐……”便服男子颔首。

“首先……”

郭油瓶使劲的竖起了耳朵,但是因为对方压低了声音,他听得不是很真切,不过却能隐隐约约的听

见郡主宴会之类的字眼,甚至还听见了一句“实在不行就杀了”,顿时心里一惊,这是要杀谁啊?

可惜,任凭郭油瓶怎么仔细头无法详细听清楚对方的话,不由自主的就想着往外挪挪,结果,刚一

动,脚下就不小心踩到了一块树枝,只听见嘎巴一声响,在夜晚显得十分的突兀……

郭油瓶吓得心都要跳出来了,心说这下完了,估计一会小命就得交代这里了,怎么办?

“有人……”黑衣人率先朝着这边冲了过来。

就在郭油瓶准备闭眼等死的时候,却忽然感觉衣服的后脖颈一紧,然后就赶紧身体嗖的就后撤了很

大一段距离,如果不是亲自经历了,郭油瓶都不相信自己能飞的那么快……

而在黑衣人到达树下的时候,却忽然喵喵的蹦出了三四只野猫来……

黑衣人皱皱眉头,围着树转了一圈之后回头看了一眼便服男人,心有默契的点点头,然后各自离开

而郭油瓶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命保住了,不过,当他回头想谢谢救命恩人的时候,却发现身后什么

都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涌起了一阵寒意,感觉毛骨悚然似的,急忙起身就往回跑……

“油瓶哥,咋了?”看见郭油瓶呼哧带喘的跑回来,毛青山和毛青林吓了一跳,“被狗咬啊?”

“是狗还好了……”郭油瓶使劲的喘了两口气,“我是遇见鬼了……”

“啊?”毛青山和毛青林顿时也感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赶紧走,这边不宜久留,太邪性了……”郭油瓶急忙摆摆手,明明刚才有人揪着他的后领子帮他

转移地方的,可是却没人,这不是邪性是什么?

青山急忙扬起鞭子,赶着马车哒哒的离开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av软件